平特尾走势图
        您的位置:首頁 >> 經驗交流 >> 正文
《流浪者》:偏見的戕害
發布時間: 2017-04-05 新聞來源:   新聞人氣: 991

      自從人類社會產生犯罪以來,對犯罪現象原因的探究就從沒有停止過。在形形色色的犯罪原因論當中,犯罪學實證主義學派創始人龍勃羅梭關于“天生犯罪人”的觀點尤為特別。他認為:的確存在著一種天生就傾向于犯罪的犯罪人類型。這類犯罪人是在體格和生理上倒退到低級的原始人類型。對于他們而言,犯罪基于天賦而產生,因此他們的犯罪行為具有遺傳性。這種觀點早已被現代犯罪學證偽:犯罪是不可能僅用個人的生理學或遺傳學方面的特點來加以說明的。但是,“天生犯罪人”的觀點與印度電影《流浪者》當中的大法官拉貢納特所信奉的“好人的兒子一定是好人,賊的兒子一定是賊”的人生哲學不謀而合。

法官拉貢納特依據“罪犯的兒子必定會繼承父親衣缽”的荒謬理論,將強盜兒子扎卡判定有罪。24年后,扎卡抓走法官妻子裹列意欲報復。得知其懷有身孕后,扎卡將計就計,使外界誤以為裹列懷孕是因為遭到了他的侮辱。認為妻子不忠的法官將裹列趕出家門。兒子拉茲出生后,隨母親在孟買貧民窟長大。他在飽經流浪和偷竊生活后,與兒時好友麗達相愛。拉茲決心金盆洗手,以勞動謀生,卻遭到社會歧視。同時,由于麗達在父親去世后,寄養在法官拉貢納特家。而法官的荒謬理論更使得拉茲看不到出路。當拉茲得知法官就是自己的親生父親后,在母親被車子撞死、愛情在法官干涉下不得善終的情況下,怒不可遏,持刀刺殺法官未遂,被押上法庭受審。麗達主動為拉茲辯護,并向拉貢納特和法庭還原了整個真相。此時的法官才明白,自己的偏見毀了妻兒一生。

《流浪者》是一部制作于1951年的黑白電影,甫一上映,就贏得了巨大反響。1955年,該片成為最早被引入中國的印度電影,被譽為寶萊塢電影的里程碑。通常認為,這部影片成功的緣由在于“血統決定出生”的偏見帶給人的傷害戳中了人們的痛點。現在看來荒謬不堪的觀點,對于傳承了幾千年種姓制度的印度而言,在當時卻是一條顛撲不破的真理。類似的偏見在中國也有一定市場。魯迅在《可惡罪》當中就說:我先前總以為人是有罪,所以槍斃或坐監的,現在才知道其中的許多,是先因為被人認為可惡,這才終于犯了罪。

偏見是一種相當程度存在且不易察覺的心理狀態。與偏見相匹配的一個心理學名詞叫做“暈輪效應”,又稱光環效應,是指當認知者對一個人的某種特征形成好或壞的印象后,其傾向于據此推論對象其他方面的特征。作為感情好惡的一種主觀評判,幾乎很少有人能夠完全擺脫偏見在事物認知方面的影響。而偏見在司法實踐中最典型的體現就是“將犯罪嫌疑人的辯解視為不老實、應當予以嚴懲” 的思維。而刑滿釋放人員在就業等方面容易處處碰壁,本質上也是偏見戕害的結果。

當然,偏見并非總是負面的代名詞。某些時候,它也是司法裁斷的考量因素。例如英美法系當中的傾向性證據規則,本質上就是對偏見在認定證據方面的一種運用規則。傾向性證據規則包括品格證據規則和類似事實證據規則。盡管它通常的含義是指關于一個人具有某種傾向性的證據,特別是關于被告人犯罪傾向的證據一般是不可采信的。但是,該規則同時也做了許多例外規定。諸如關于證人的品格問題。為了表明證人的品格不良而不應受到信任,允許通過提供證人的名聲證據和評價證據,包括其以前的犯罪記錄來進行抨擊,以此動搖證言的可信性。之所以作此規定,是因為其內嵌了這樣一條邏輯:品行不端的人造假的可能性的確大于一般人。

即便如此,由于偏見容易扭曲人的客觀認知,司法人員還是應當盡力克服偏見影響,以便公平公正的評判案件。

那么,克服偏見應該從哪里入手?電影告訴了我們答案,那就是——良心。

當麗達要求法官從良心出發,輕判拉茲時,法官回答:法律和良心是兩個不同的東西,法律不承認良心。麗達回應道:那么良心也不承認法律。當法律罔顧民眾的悲慘遭遇、無視犯罪背后的社會成因時,其本身就有失公平。得不到普通人良心認可的法,有淪為“惡法”的危險。只有在法律框架內,秉持良心來衡量犯罪事實,才有可能拋棄偏見造成的刻板印象。而正是基于良心,拉茲才最終獲得了3年徒刑的輕判。

影片當中,將偏見視為終生信念的法官,當面對鐵牢當中兒子的質問“你是看罪犯來了嗎”時,終于說:我是罪犯來看兒子來了,盡管法律不能懲處我的犯罪,但我已經受到了良心的裁判。直到此刻,他才認識到:按照出生和血統將一個人輕易的劃上罪犯符號,是多么的荒謬可笑。我們有理由相信,他在日后的審判當中,絕不會再戴著有色眼鏡看待審判臺下的被告人了。

影片也提醒普通公眾,克服對刑釋人員的偏見依然任重道遠。從這個角度而言,影片當中的拉茲又是幸運的:得益于麗達無私無畏的愛情,他終于化解了內心包袱,使得余生不用再背負著沉重的污名過活。然而,現實當中的拉茲們,又有多少人會有這般幸運呢?或許,這也正是立法者在修改后的刑事訴訟法當中對不滿18周歲、被判處5年有期徒刑以下未成年人特設“犯罪記錄封存”的理由所在:為他們撐起一片法律港灣,得以不被世俗的偏見所戕害。(檢察院 張錄芳)